北京pk10开奖预测 > 旅游户外 >

百家驴友俱乐部八成难开张 业内人:想盈利活不长

  近日,“驴友”圈子有点不太平,常有“遇险”的新闻见诸报端,让人唏嘘不已,幸运者等来救援,不幸者命陨荒山。在驴友圈子里,几乎所有人都把“安全第一切忌个人英雄主义”奉为圭臬,可为何驴友事故依旧频繁发生?驴友俱乐部又是如何组织活动的呢?

  国庆期间,一名青岛籍驴友从木里县非法穿越亚丁自然保护区,途中高反严重,因拒绝有偿救援耽误救治最终罹难一事,又一次让人们将视线转移到驴友这个群体身上。“驴友们会故意选择一些人迹罕至的线路,那里荒无人烟,比如雅安319国道附近的一些线路,走几十公里也见不到一处人家。”济南市一家户外俱乐部的负责人杨捷说。

  山东户外联盟创始人济南随哥依旧清晰地记得徒步穿越北京箭扣长城时的危险,“都是没有修整过的古城墙,很多砖块都已经变酥,还有的地方异常陡峭,生怕掉下去。”随哥说,泰山西马峰也一样,几乎是垂直的,有人爬到半山腰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能等着先爬上去的伙伴放绳子下来拽。

  但现在的随哥有些后怕,已经不敢再去那些地方。因为2011年的五个月之内,随哥先后失去了自己在山东户外联盟的“左膀右臂”,他们都是驴友圈子里的“强驴”。随哥清楚地记得两位好友罹难的时间。2011年1月11日,好友在登上济南仲宫双崖山山顶拍照时,没有看到悬崖,跌落山间罹难;2011年5月15日,另一位好友在甘肃梦柯冰川登山时,从海拔5000多米的冰川跌落。

  2000年,济南热爱户外旅游的驴友开始成立俱乐部。目前,济南有大大小小百余家驴友俱乐部,而线多家。户外驴友俱乐部的成立成本很低,没有固定场所,工作人员很多是兼职,几乎没有去工商进行注册的俱乐部。“现在有些人跟着别的团队走过几次,便自己建个群也组织驴友的户外活动,有时候前面领队的头驴只顾着自己走,后面的人跟丢了也不知道,还有的人光顾着帮女驴友,男驴友就晾在一边。”杨捷说,盲目开张的户外驴友俱乐部,由于经验不足,很容易出事,旅途到了终点缺了成员都不知道。

  户外驴友俱乐部的发展,都是从AA制开始,一辆大巴车的租金大家平分,午餐自理,住宿自理。济南地区生存状况较好的户外驴友俱乐部,大都选择以周边短线为主,不靠发展旅游长线盈利。“每辆大巴车,我们只盈利超出30个人的部分,然后去购置必要的对讲机、丝带,简单的救援设备。”随哥说,选择俱乐部的原因,就是你的线路好,价格公道,一旦以盈利为目的,时间长了驴友就不跟你玩儿了。

  驴友常常选择人迹罕至的地方活动,而这些地方,常常没有专业救援队,只能依靠出事地点最近的居民和消防、武警等部门帮助救援。

  在绿野救援队呆过两年的杨捷说,通常情况下,救援队会在城市里驻扎,成熟的景区往往也有自己的救援队和救援方案。但在几乎无人居住的地带出现情况,驴友很难获得专业的救援队救援,首先要依靠的是驴友团队以及遇到危险的驴友本人的自救能力。

  就济南来说,救援还是个空白。除了红十字会下属的纯公益性救援队蓝天救援队,还没有其他救援队可以从事搜救工作。“其实一旦发生事故,是很难救援的,很多都是致命的。”随哥说,每年四川四姑娘山花费在救援上的费用达到七八十万元,而这些费用是很难由个人承担的。

  在救援的问题上,山东旅游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陈国忠有自己的看法,如果驴友个人不购买门票通过野路进入景区,因为跟景区之间没有契约关系,景区是可以不救助的,但与此同时,政府和官方是要无条件救助。

  近年来驴友团队事故频发,也引发了不少人的讨论,甚至有旅行社对俱乐部“抢人头”不满,投诉到当地旅游局。“跟着驴友俱乐部出去,完全是驴友你情我愿的个人行为,不存在契约关系,目前无论消费者权益法,还是旅游法等相关法律,都没有针对驴友俱乐部的相关规定。”陈国忠说。

  为了规避风险,现在,凡是超过两天的行程,山东户外联盟都要为所有驴友购买一份保险。与此同时,为每一位导游购买责任险。“事故就在你看不到的点点滴滴,还是买个保险安心。”( 本报记者许亚薇)